怀特岛火山喷发有多可怕?急救人员爆出现场惨状皮肤快焦了

杰夫·霍普金斯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,当怀特岛上的火山喷发后,幸存者们被救上船时的凄惨哭声。

幸存者们都痛苦的哀嚎着,脸上的皮肤剥落,四肢被蒸汽和火山灰烬严重灼伤,他们从一艘在小岛外的水中漂浮的小船上转移过来。

霍普金斯说当时有很多尖叫声,到处是哪种撕心裂肺的尖叫,受伤者痛苦的喊叫着着:“把我弄出去,我在燃烧。”

霍普金斯乘坐的旅游船比较幸运,在周一火山喷发前不久就离开了怀特岛,火山喷发发生时,岛上有47人,目前已确认有8人死亡。

霍普金斯是一位新西兰牧师,灾难发生前,他和他的女儿利拉尼坐船前往怀特岛进行一日游。

霍普金斯说:“很多人穿着短裤、T恤衫,所以他们的脸、胳膊、手、腿都被烧伤了,有的被烤的皮肤开始脱落,从下巴上、手指上、肘部等地方垂了下来。”

这艘怀特岛旅游公司拥有的船只,是为了观光旅行而设计的,并不适合成为一个漂浮的救治中心。

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受伤人员被小艇带到船上,船员们不顾一切地呼吁,要求船上游客中的医生们站出来。

他回忆起了一名船员的表情,船员大喊着说:“我们需要我们所能得到的一切帮助”,当时她脸上的表情非常狰狞。

当两人从游客变成急救人员时,船员说:“请把注意力集中在伤势最严重的人的身上”。

当时有一对来自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美国新婚夫妇,他们是36岁的马修·尤里和32岁的劳伦·巴勒姆,当时他们正在度蜜月。

目前尤里和巴勒姆正在两所不同的医院接受治疗,一所在克赖斯特彻奇,一所在奥克兰。

尤里的母亲珍妮特·尤里对记者说:“这绝对让人心碎,这是我最可怕的噩梦,但另一方面,我试图把注意力放在积极的方面。”

她说:“我很幸运地接到了马特的通知,他说他没事,现在还有很多家庭没有得到任何消息。”

这对新婚夫妇身体的大部分都被烧伤了,其中多处是重度烧伤,伤势相当严重,他们需要做整形和植皮手术。

巴勒姆说:“这是他一生的旅行,他花了那么多的工作、精力和时间来策划这件事,想要达到最好的效果,这本是一个完美的蜜月。”

这两位母亲现在正火急火燎的从美国赶往新西兰,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什么结果。

最新的情况正逐步更新,关心这件事情的朋友请点击一下关注,后续会带来更进一步的消息。

Author: yabo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