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部堪称完美的犯罪电影妻子不忠丈夫举枪报复法庭却宣判无罪

特德·克劳福德(安东尼·霍普金斯 饰)是个成功的企业家,但他发现他的妻子詹妮弗(艾伯丝·戴维兹 饰演)和罗布·纽奈利(比利·伯克 饰)警官有染,于是,他开枪射杀了詹妮弗。

罗布带队前往调查的时候,特德向他坦承是他朝他老婆的脑袋开的枪,罗布这才发现詹妮弗倒在血泊之中,也才知道原来詹妮弗是他的妻子,所幸,詹妮弗并没有死,于是立刻被送往医院急救。

威利·比查姆(瑞恩·高斯林 饰)是名优秀的地方检察官,定罪率高达97%,但是就在他决定辞去检察官跳槽到一家私人的律师事务所之前,他接到这起谋杀未遂的案件。

他原以为特德已经认罪,这应该是个轻松的案件,他希望通过这个案件,为他以后的发展助力,但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,现场始终找不到凶枪,而且特德还当庭开除了律师,要求自己辩护,于是,就这样展开了两人之间的角逐。

只是看起来似乎顺风顺水的,不料,特德又在法庭上翻供说取供的罗布与自己的妻子有婚外情,他坚称自己是在罗布胁迫之下才认罪的,于是剧情直转急下,威利在法庭上栽了个大跟斗。

威利·比查姆要求继续侦办此案,他调出特德的老婆偷情时酒店的监视画面,但因为特德戴着帽子,没能拍到脸,因此也不能证明他事前就知道他老偷情的事实。

于是,在没有新证据的前提之下,特德申请无罪释放,法官也允许了。而听到这一宣判的罗布也在法院里举枪自尽了。

再度栽了个大跟头的威利来到詹妮弗的病房,醒来时遇到了前来探视的特德,他威胁他还是可以控制维持她生命的机器的,威利于是想申请限制令,不料却被特德抢先一步,威利被限制接近探视詹妮弗,虽然后来他拿到了解除禁令来到医院的时候,詹妮弗已被拔除了维持生命迹象的机器了。

沮丧的威利·比查姆还是不放弃寻找能定特德罪的证据,终于让他想通特德为何要特地前往酒店,原来是为了将他与罗布使用的枪对调,然后,再用罗布的枪射杀其妻子,接着,趁他进屋谈判,发现詹妮弗倒在地上的时候,他再趁乱换回来,所以,当然找不到凶枪,因为它一直被罗布带在身上。

最后,他找到了子弹,原来卡在詹妮弗的头部,除非她死,否则子弹是取不出来的,原本特德还得意洋洋地说因为一罪不两罚,特德不能再用相同的罪名起诉他的时候,威利告诉他当时他的妻子还活着,是以谋杀未遂起诉他,现在詹妮弗已死,那就是谋杀罪了,特德千算万算大概也没算到这一点吧!于是,他又再度站上了法庭,然后,就结束了。

《破绽》算是一部悬疑片,可是比较不同的是,观众一早便知道凶手是如何行凶的,凶手也对警方供认不讳,事件似乎没有任何悬念,所以即将成为律师的检察官对此案极为轻视,反正认为手到拿来。

结果一上庭,案件便急转直下,凶手否认控诉,用计推翻所有证供,而最重要的是,凶案现场找到的枪械根本没有发射过。接下来的悬念在于,检察官与凶手的角力到底谁胜谁负?

至于凶案的悬念其实并不那么吸引人,失枪到底在哪里?这似乎是胜败的关键,但这大概没有成为观众的焦点吧,所以当最后谜底解开,也没有带来多大的震撼。

那么剧情的吸引力在哪里?检察官和凶手的角力其实予人强弱悬殊的感觉,张力拉不开,而且安东尼·霍普金斯饰演的凶手也没有什么大突破,还是熟口熟面的食人博士,倒是检察官威利的性格较有趣。

年少轻狂,自以为是,目空一切,好胜心强,力争上游,甚至带点不择手段。这样的一个检察官即将成为私人律所的律师,“钱途”无可限量,而这亦是他多年努力所争取的成果。

面对检察官生涯的最后一项任务,他的自信让他陷入最大的危机。他可以退缩,也可以对抗到底。面对胜负关键,他可以作假,也可以投降,看他的心路历程才是《破绽》的重点吧。

《破绽》讲的是一宗天衣无缝的谋杀案,英文片名是“Fracture”,即是裂痕,意指再完美的事情也可以找到微小的破绽,不容易察觉,但一定有。

凶手是建筑工程师,专门负责查找飞机的裂缝,他的心思细密令他编导了这个自以为完美无瑕的杀局(虽然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事情也一如他的估计,其实只要稍有少少差异,他便万劫不复吧)。

然而,电影强调每个人皆有弱点,检察官的弱点是太自以为是,故此面对比他聪明的凶手竟然一筹莫展,但凶手也有弱点啊,只要他一暴露弱点便注定要输。

既然谁都有弱点,我们该如何看待自己的弱点,又该如何看待别人的?更重要的是,你发现自己的弱点了吗?如果连自己的弱点也不知道,那就只好注定失败,甚至乎连失败了还懵而不知呢。

电影的结局不难猜,但这并不是重点,老实说,如果不当成悬疑片看,观感应该会更好。

Author: yabo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